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诚然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香绸绮罗·咏春  

2012-01-22 15:21:02|  分类: 心情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3年的秋日,在一个尤为美好的时节里,我们九亭苑小区搬来了一户平凡又不平凡的人家。他们的到来默默无闻,一如庭前落花,只有知晓的人才能观览吧。

 “喂,你好。~~~~~,请问您的父亲在不在家里,我。。。。”

听出来了,却不能够确认确信。

清新佛化的口音,让我心暖匪夷。

“不是说快90了嘛,这声音哪同耄耋之音啊”犯嘀咕也不计于事,而他这就一种境地。

 

父亲与刘先生的相识可谓诚然的牵线搭桥吧。

之后父亲陆续也到过他家几次,刘老生我是未曾与他碰见,一是心中有点怪怪,第二个他的双脚,身心似乎很有问题。说在的,实际上除接听筒外,从未会面。

 

“他年小时候在京城,荣宝斋是他习武蒙起之处”。

先生在那里苦学技艺时,宛若宋、唐的学子,可谓关门,当时还有一人,他们的大先生都喜欢这两位门徒,几年的起起伏伏,花开花落。刘镛很用心刻苦,没想到几年的苦学还是没能跟进他的兄长,我想刘庸那时候也一定很无助无奈吧,而那一位大师我们之万千之张,千千之千张大师,一生风流倜傥,重色重情之徒哈哈!

 

心灵底处,刘先生一定是羡慕极了张大千,张大师的。

无耐无助又如何?毕竟他今生的所为与所做不是一般的百姓所能去媲及了。

 

有那么一段时间,刘先生茶饭不思,辗转难寝。

“我的心头宝被外人骗走了”。

那是他珍爱的邮画,其中一张,似乎是炎黄之“龙”票被骗取。这样一位老人,这样一个经历霜霜雨雨,生命旦危的人。

 

气愤的是这样一个表面很是客气慷概的人却如此,太不堪耳目,而他竟是我爸爸的学生朋友,我曾喜欢的那个叔叔。

 

阿弥陀佛~~刘镛先生移去虹桥,望你南山常驻,好好在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0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